当前位置首页 >> 狼顾鸱跱 >> 正文

法规易订取证执法难法规怎能不僵尸出台之前多想想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6-7

“尿歪罚款”、“广场舞限时”、“禁烟”……法规易订,取证执法很难

“在便器外便溺罚100元”——这是2013年颁布的《深圳市公共厕所管理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中最受关注的一条,被民间调侃为“尿歪罚一百”。近日,有媒体回访发现,《办法》施行一年半了,一张罚单都未开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取证难、执法难是重要原因。

这些初衷良好,但却因操作困难、脱离实际、执行不力等原因,施行起来力不从心的法律法规,被形象地称为“僵尸条文”。对此,坊间意见呈两极分化——有人认为即便是“僵尸”,也起到了震慑作用;也有人认为法律是神圣的,政府做宣传教育就好,断不要写入法律中。

尿歪罚单从未开

《办法》早在出台之初,“尿歪罚款”就引起社会一片哗然。网民质疑:“在公共厕所安装摄像头才能取证执法,但个人隐私如何保护。”

为何制订这样的规定?深圳市法制办环资法规处相关负责人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介绍,把处罚写入《办法》,也有“法律完整性的考虑”,缺少处罚,《办法》只是一纸空文。对于文明如厕这个问题,政府并不是想放大它,这就像“悬在头上的一把剑”,只是想起到劝导的效果。在当时,该负责人就预见到可能面临的困难,“行政部门执法难是一个老大难问题,在深圳、东莞等地尤为突出。《办法》明确执法主体是深圳市城管局,公厕清洁工人是代表城管局在管理,但清洁工人本身不能执法。发生违法行为,清洁工人可以制止,有经常发生违法行为的厕所,城管局可以派执法人员驻守,不过这个方式也肯定不现实。”

昨日,记者再次采访了市法制办相关负责人。对于“从未开出罚单”一事,该负责人不愿作过多回应,只表示“以后制订条例的时候会更加谨慎”。

事实上,这样“不切实际”的规定,别的地方也有。2012年,北京市政市容委发布了《北京市主要行业公厕管理服务工作标准》,其中“公厕内苍蝇不超过两只”的规定,引发热议。对此,相关部门回应,制定标准是希望北京公厕向好的方向发展,并非强制规定,更不会“派专人数苍蝇”。

广场舞恐难限时

跟“尿歪罚款”一样尴尬的,是目前正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的《深圳经济特区绿化和公园条例(草案)》中对“广场舞”的规定。

广场舞噪音是近些年的热点话题,根据草案,深圳的广场舞不能再“任性”。草案对市民到公园锻炼的时间作了明确规定:公园晨练时间为上午7时至9时,晚练时间为19时至21时。

但是,公园管理方没有执法权,广场舞怎么被“限时”?有公园管理人员向记者诉苦,“执法难、取证难,目前有噪音污染执法权的单位有环保、公安等,经常是警察接到投诉,到场后大妈们调低了音量,处罚也落不到实处。”事实上陇南癫痫病医院排名,这样的难题有关部门也已预见。在已经实施的深圳市《公园服务规范》征集意见时,就曾设定公园内活动噪音的条文,但等到该《规范》正式施行时,这样的规定又被删除了。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答复记者称,《规范》主要规范公园管理者的行为,“公园日常只是管理普通游园秩序,管理杭州邵逸夫医院预约挂号噪音问题时,受管理标准与执法权限制约,管理人员没有执法处罚权力,只能进行劝阻调解并报告环保部门处理,收效甚微。”

如今,深圳对广场舞的规管从“规范”上升到立法,可能仍不能解决这个难题。据了解,针对广场舞噪音这个“通病”,有一些城市已经在酝酿给予公园管理方执法权。

禁烟存“真空区域”

除了执行难,一些地方条例在实施过程中,还面临着新的挑战。新修订的《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》于去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。截至去年底,深圳市市场监管局、市交委、市公安等部门检查场所10万余处,处罚个人8675人,个人罚款42万余元,劝导9.4万余人,场所罚款4万元。

这个被称为“深圳史上最严控烟条例”,仍被坊间认为存在“真空区域”。比如,口岸管理区退港处属于深圳口岸与香港口岸之间的边境缓冲区,执法人员无法进入,口岸管理处工作人员无控烟执法权,对违法吸烟者缺乏有效约束。此外,各类禁烟场所的洗手间等私密区域,在公共区域全面禁烟后,成为吸烟者违法吸烟的重点区域,但因涉及个人隐私,导致取证困难,难以处罚。多部门已向人大方面建议,适时扩大禁烟场所,规定室外人群聚集等候区域禁止吸烟。

深圳某本土网站就此发起调查。截至昨日19时,八成网友支持扩大禁烟范围。“公交站台、交通枢纽、室外窗口售票点、出租车等候区等人群聚集等候区域,虽属室外芜湖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场所,但公众对此类场所吸烟行为投诉较多。由于这些区域还没有纳入深圳的禁烟范围,因此市民的投诉没办法解决。”网友提出,应借鉴国外经验,对室外人群等候区禁烟。也有网友认为,室外人群等候区由于范围广,执法人手紧缺而且执法取证会更难。

立法加大震慑力 引导市民更文明

在许多人看来,法律是严肃、神圣的,为何会沦为空规定?对此,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朱永平认为,地方立法有局限性,即便拥有较大市立法权和特区立法权的深圳也不例外。“根据国家《立法法》,地方立法一是不能违反上位法,二是不能限制人身自由。”这样一来,地方立法的空间其实并不大,“有的地方立法没有创造性,甚至照抄上位法。一些只能作为提倡性条款,没有约束力。”

深圳市法制办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“文明行为主要还是以引导为主,所有的立法都不是以罚款为目的,是处罚与教育相结合。现在一些不文明行为靠道德未能完全约束,有一种正能量可能会更好些。有时候道德规范没有什么作用,从立法的角度来说,是加大了强制力、震慑力,引导市民养成文明习惯,这也是政府的初衷。”

不过,也有人大代表反对出台这样的条文。“别说一年半,不管过多少年,‘尿歪’就要罚款也不可能落实。”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指出,这样的规定与公民的隐私权相冲突,便溺本是极为隐私的事情,到底谁来监管?“宣传和教育可以,立法应该用到能切实改善民生、可以真正落实的事情上去。”(林园)

友情提示:
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,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